·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教育文摘
                                          自主學習與應試學習真的水火不容嗎?
                                          2014-1-2|查看2406次
                                           

                                          日前,教育部明令取消“小升初”與“奧數”掛鉤,推出《小學生減負十條規定》(征求意見稿),自主學習與應試學習真的水火不容嗎。這種反對培養“功利型”考試機器的做法一時讓很多人拍手稱快。然而,實際情況比這復雜得多,更隱蔽的、以各種升學考試為目的的培訓班并未消失,這讓廣大家長們更加困惑:讓孩子參加各種考試培訓可能扼殺了孩子的創造力,使他們只能跟著老師走,為應試而被動學習;不讓孩子補習,憑其興趣自由發展,可能難以在激烈的考試競爭中獲得一個好的發展平臺。

                                              自主學習和應試學習真的水火不容嗎?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需要從中西方哲學、教育學理論中追根溯源。

                                              “自主”在中西哲學中迥然不同

                                              在西方,“個人自主”是西方自由民主概念萌芽的基石。從休謨、康德到穆勒,都對“個人自主”的概念進行了詳細闡述。雖然有西方學者指出,“自主”就是“個體擁有廣泛的選擇項、自由和獨立”,但是也有人指出,“個人自主”既是一種自我實現,又是一種不斷發展的,從社會、政治局限中擺脫出來的相對自由。

                                              在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里,可能很難找出“個人自主”的概念,因為其核心理念“仁”、“義”、“禮”等對中國人的行為規范作了明確的規定,依照這種理念,個人更多的是承擔理性的責任和道德上的義務。美國學者普拉特曾用4個詞“忍耐、順從、責任和忠誠”對此進行了總結。在西方人眼中,這樣一個被嚴格定義了的社會幾乎沒有“個人自主”的空間。

                                              然而,西方的思想無法解釋為什么在中國還生活著如此多幸福、快樂、把握自己命運、掌控自己人生的自主個體。事實上,依照卡倫的觀點,所謂“自由”其實包含兩個方面:擁有自由去做事和擺脫限制得到自由。應當說,西方強調的是為個體創造寬松的外在條件,而中國強調的是個體自身不斷修煉提升個體的內在條件。

                                              自主學習在中西方教育理念中各有風采

                                              中西方在教育理念中都包含有倡導自主學習的言論。例如,希臘哲學家色諾芬曾說,個人的美德是通過不斷學習和研究獲得的。在18世紀,盧梭強調良好的教育是“培養孩子的興趣而不是教他們各種各樣的知識”,其追隨者們杜威、皮亞杰和羅杰斯等對此理念不斷發展,并提出“以尊重孩子興趣為前提的個性化學習”概念,以及“以解決實際社會問題”為基礎的教育思想。

                                              在中國,《論語》中有“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的記載,表明個體的不斷學習、自我完善和提高是獲得美德的前提條件。孟子在《離婁下》中有類似地敘述,“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在孟子看來,一個人要獲得高遠的造詣,必須要自己積極主動地學習。

                                              應當說,古代中西方思想者們都認為,只有個體的自主學習才能不斷完善和提高自己,進而達到人生的最高境界,并且個人興趣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教育文摘《自主學習與應試學習真的水火不容嗎》(http://www.unjs.com)。但是,這種教育理念的共性在近代以來卻出現了分化,在西方,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改革始終圍繞著培養“學生的主動性、創新性”的教育理念,不斷推動著教育實踐的發展。在中國,雖然教育理念中不乏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能力的因素,但是高考的指揮棒讓更多的教育實踐以考試成績為導向。在西方學者看來,中國沒有自主學習者,只有被教師和家長不斷填鴨教學的應試者。

                                              中國特定環境下的自主學習理論

                                              難道只有寬松的環境才能培養“自主學習者”?應試環境下只能培養不能獨立思維的“應聲蟲”?

                                              事實上,作為一名學習者和一名教育工作者,我自身的學習經歷以及從教多年的體會都告訴我,答案是否定的。在西方,寬松的、以培養孩子興趣和個性化發展的教育理念雖然造就了個性鮮明的杰出人才,但是過分強調學生自身興趣和自由發展的做法,也使很多本可以有潛力、待挖掘的學生因為惰性喪失了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在中國,雖然高考和一系列考試讓許多學生將學習的目標和考試緊密結合,但在此過程中培養的學習管理能力,例如預習、復習、自我檢查與評估等,恰恰是自主學習的核心內涵。

                                              需要指出的是,大部分西方學者以其一貫的霸權思維模式,認為只有西方的自主學習理論才是唯一合法的理論,應當在全球推行。殊不知,每個國家、民族都擁有自己的國情和特定的文化,片面地強調西方理論的先進性,并用其強行指導中國的教育實踐必然會走進誤區。在中國,由于教育資源的相對稀缺,學生必須通過公平的考試手段獲得更好的受教育機會,因此,高考是現階段符合我國現實國情的人才遴選形式與制度安排。在此情況下,不排除存在部分學生僅僅為獲得好的考試成績而學習。但即使如此,這部分學生的學習也符合中國哲學思想、教育思想關于“個人自主”的理念,為了擺脫教育資源缺乏的限制,通過不斷挖掘自身潛力,希冀在更高的平臺上獲得更大限度的自由空間。無可否認,一個寬松的條件有利于學生發現自己的學習興趣,更快地鍛煉自我決定能力,但如果片面強調外在條件而忽視對學生學習管理能力的培養,自主學習將成為空談。

                                               因此,根據中國的特定國情,培養自主學習者既需要教育政策進行相應調整,為學生創造一定的寬松條件,也需要傳承已有的、培養學生學習管理能力的教學實踐。因為只有當學生具備了自主學習能力,主觀能動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挖掘,才能在一個寬松的外部條件下更好地發揮其自主性,而不是本末倒置。

                                              培養符合中國國情的自主學習者

                                              基于以上分析,在中國培養自主學習者必須充分考慮中國的具體國情。一方面,利用貫徹落實教育規劃綱要的良好契機,讓學生在更為寬松的環境下發現和拓展自己的興趣,使學生有足夠的自由度實現自己的創新思考,培養學生的決斷力。自主學習的題中應有之義就是學生能夠根據自己的學習情況做出相應的決定,但這種能力需要在教師的協助、相關政策支持的前提下才能讓學生逐漸獲得。另一方面,在中國優質教育資源相對稀缺的情況下,學生把應試作為自己的學習重心無可厚非。在這樣一個目標下,教師依然可以通過培養學生的學習管理能力,提升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并不斷引導和加強學生對自我的判斷和中長期規劃能力。這類學生在應試學習中往往被人誤以為是被動學習,而一旦擺脫了考試的束縛,他們身上蘊含的自主學習能力就會釋放出來。

                                              自主學習并非源自西方的概念,當前一味地迎合西方所謂“先進”的自主學習理念,必將“水土不服”,因為不適應中國的國情而誤入歧途。了解中西方關于自主學習理論的起源與發展,有助于使中國教育工作者正確認識“自由”環境與“應試”環境對培養自主學習者可能起到的不同作用,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斷培養符合社會發展需要的自主創新型人才。(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外國語學院)

                                           

                                          ?
                                          非洲人交乣女bbwbabes